即非和尚

我在想一种可能 有没有一种可能性

人生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活着 活着自然选择就是一种延续

就像一场漫长的告白

宇宙洒下的时间之网 越多思念织成一条越长的围巾

延绵不断


我们活着 活着本身就是一种爱 一种“想要将这份希望延续下去”的心情

而从漫长时间的角度

消亡 是漫长的自取灭亡 代际相传的自杀

为的也是让最好的流经 


那么 我会生存下来吗 还是灭亡

我不知道

我每日给自己带来的震撼

在内心 悄无声息

有生命涌出 有自杀延续

但是名为...

理清是恒久忍耐

微信公众号:即非
感谢你来,精进欢喜。

有一次我拿我画好的曼陀罗给老师看,老师看过后指出了一些我隐藏的问题。我当即觉得很切实很有道理,心中有点沉重地问: 那怎么清理呢?

老师回复: 不是清理,是理清。

当时这个词在我的脑海中转变了我的一种想法,即混乱的就得赶紧扔掉。可是理清这个深意在于,清就在乱之中了,如果连乱一起扔掉也是理不清的。唯有把乱的理清才是真的清。

后来我画画时心中升出一种想法——越是我不喜欢的颜色,我不喜欢的色彩搭配我越要用。用的过程就是一个清理的过程。直到我觉得橙色粉色在一起也可以很美。

今天这个净化的作业,正好是在这两个月身体最疲惫的一天。人在外和家人旅游,然而感觉有一半的意义是无意识地被...

走过


五月的鸟儿都已睡去
唯有我醒着沉默,醒着沉沦
花开的树倒了
梦开了又败了
无常别过头,牵着我的手
抚摸了永恒的眉脚
难以臆测眉心的花语
使其自由生长
长发飘离了三千梦境

写而为人 Do your own thing

其实今天打开电脑时,我并不知道自己该要写什么。有一些待成形的思路还未成形,而已经相对成熟的,基本已经都被认真梳理。

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我:算了吧,没必要为了写而写。而也有一个声音在说:相信你自己智慧的流动。

于是我还是打开写作页面,沉静下来,思索目前为止待整合的思路。

我突然想到了种种困惑,想要问自己为什么去写每天的推送。想要知道,为什么将其放在公众号内而不是像以往一样放在Lofter轻博客。我会不会在意有多少人关注,会不会在意它未来的经济效益等等。

无法抵赖地,我在运营它之前就想过许多这般的问题。我太有计划了,也太恐惧了。我不张扬智慧,而张扬沉默。而也因此,这样的“智慧”并非什么彻底的智慧。

即便这样...

审美与禅

首发微信公众号 即非

前段时间和eichi聊天,提到一个用以内观静心的呼吸法。

吸气五秒,停驻五秒,随后吐息五秒。根据练习的数量和质量,这三段的时间也可有所增加。这个呼吸方法让我关联起曾经合唱的经验。即气息的控制——稳。这在句间换气时十分重要,若是气息控制不稳,上一句“放”的尾巴会飘摇,而下一句的开始也可能绵软无力。好的歌者,或许已体悟到“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①的内涵。

过去心是什么?现在心是什么?未来心又是什么?

曾经读金刚经对此三词一头雾水,如今小有心得,或可作一种解释,若有更好的见解还请指正。私以为,所谓过去心,是由过去经验带来的“感受”,剪不断理还乱的混乱之感,情绪可为体...

无名英雄的旅程

首发微信公众号 即非

“英雄是能够成功地战胜自己的和当地的历史局限性,从而成为一般能产生效果的,具有常人形象的男人或女人。这种英雄的远见,卓识和灵感来自人类的生活和思想的原始源泉。因此他们所清晰显示的不是处于崩溃状态的当代社会和心灵,而是社会在其中重生的永不干涸的源泉。英雄作为现代人而死去;可是作为永恒的人——更完美的,非特定的,普遍性的人——又获重生。因此他的第二个庄严的任务和业绩是变形后回到我们中间,把他学到的关于新生的教训传授给我们。” ——约瑟夫· 坎贝尔《千面英雄》。

电影分析中有个“英雄之旅理论”。这个模型中,英雄之旅由十二个部分组成,主角通常在其普通的世界受到某种冒险的...

千夜之眼

微信公众号: 即非

欢迎你来,精进欢喜。


行走的荒原
行走到世界屋脊的下面
打开了一双眼
洗刷了罪孽
眼泪是活的化石
化石里是崭新的明天
酒的味道不若世界甘洌
平方米的忧愁
解成百千万亿之夙愿
青色的心脏
青色的心跳
收放着呼吸之间的层叠
摇晃一池美好的眼

致谢赫尔曼: 灵魂永远是年轻

首发微信公众号: 即非
感谢你来,精进欢喜。

最终的港口在哪儿,让我们不再远航?
在哪一片穹苍下航行,能使疲惫者永不疲惫?
弃儿的父亲藏匿在何处?
我们的灵魂就像那些孤儿,他们未婚的母亲因怀他们而死去:
身世的秘密埋藏在坟墓里,只有到了那里才能知晓。
——赫尔曼·梅尔维尔《白鲸》

一个对自己的身心灵真正负起责任的现代人,无法避免地将回到哲学的本源问题,这时候他也无法避免而面临一个选择——是由自己去思考终极,还是由这个世界去讲述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

这样的过程中,人在不断回到自我时也会不断被外面的世界夺走专注力,一次次考量,一次次鄙夷和赞叹,留下生而为人的印记。没有一条单一的路成为到达,...

不逃脱荒诞的荒诞之花

首发微信公众号【即非】,欢迎关注!

BGM: 山茶-柴田淳

微凉时节,丛中犹自展颜。

轻叹一声无常,以美丽的姿态,将自己剪下。山茶花化作火红的洁白,年复一年,幻香流转。

不知"紧紧抓住那愚蠢",是人类的臆测,还是空性的流露自然。

"厌倦处在机械生活的末端,但是又开启意识活动的序幕: 唤醒意识,触发未来。未来,要么在循环中无意识的返回,要么彻底清醒。觉醒之后,久而久之,所得的结果,要么自杀,要么康复。"

与其说现在还未到停歇之刻,不如懂我们根本无法滞留。

"我"如一掬之水从指缝中流走,在无常的"有我"中,荒诞睁开眼。

荒诞是死囚的...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