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时间的眼睛

少年时,

我想起你们的眼睛,

野火在冰川上燃起,

混沌轰鸣。

拥有彩色噪音的豹子,

匆匆盲盲。


青年后,

想起你们眼的我,

忧郁之水漫了心牢。

醒时,挣扎在兵荒马乱的梦魇。

我总闭上眼,让梦境问候来生的天国。

没有魔怪敢于撕咬,

也没有圣歌舒展救恩。


中年,

悲剧盛开灰白的天幕。

神祗们洒落好客请柬,

写满他者的赞美诗。

我们的眼重逢于不可及,

重逢于视野可见的诀别。

无妨,皆是朝圣的祭品,

牺牲于一场,终极美学的途中召唤。


可是啊,时间。

向清心的目光,他偶时平和地展现。

似乎当人真正地老去,

他开始年轻。

他的诗意成为无言的诗。

草尖不留恋露水,

她们垂落,融于土地。

就像当我想起你的眼睛,

我只望着你。

借勇者之手,打开时间颤抖的外衣,

宁静,一朵洁白的花蕾。

借我以轻灵瞬间,

深入你永恒的晨曦。


评论
热度 ( 7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