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傻僧

傻僧

曾没有身体的你

那年住在矮矮的城

口袋塞满兽人的坚果

发笑着出神 


生命的第一场雨

凝固你困惑的眼神

你得到一根孤独的手指

和一根含泪的利齿


无人得见你嚼着酸的梅子

像一根芦苇

被吹拂在城市荒野

在很北的北方,吹着北风

与北的人一同,画上红的团圆


可北方未能留住你

心有豹纹的孩子

你飞驰在梦田的浪尖

渴望做高高的雷

风云的队伍追逐着你

从苍穹赶到大地的尽头

从生的平静到死的疯癫


你做起自己的狮子

咆哮在,你那满布疮痍的草原

痛呼王的归来

梦想他做狮群的救主

纵这是只有你 一人的家园


你寻得了丛林的领主,寻得巨熊

寻得贪婪的蟒与猛毒的蛇

可是,没有谁与你长久同行

他们经过你,冲向自己的狩猎场


绝望,以至于梦幻变得宏伟

当你遇到另一只狮子

生长似你梦中缺少的恩赐

你便猜想二者结合的荣耀

而任由幻灭教给你正直


在一个没有繁星的夜晚

你的孤独走到清亮的湖边

你的手脚变得灵活而柔软

在茂密的丛林,云轻吟着雾

你穿起布衣,那是你以母亲的慈爱织就的

你燃起火种,热光映照着父性辽阔的海洋

你种下明天的果实

也收割往昔的粮食


你没有向丛林告别

野兽们再度经过了

你沉静地走出了这个世界

当年那个傻僧

无人知晓的静默中

偶尔出神的你

拥有了真正的名字


评论
热度 ( 8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