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顺流


火车呜咽如双弦的打音
车厢满载回放的胶片
鼾声陪世界下着雨
那场此起彼伏的梦境里
编织着 浩瀚的记忆

约书亚他坐在耶路撒冷的山崖
回望着预言的另一端
大地托举起他的沉思
也托起我们的幻想

列车行进的夜空
我心上的月轮映着他的影子
他们的,太阳黑子
焚尽了虚幻
染不了他朴实的袍子

我走向他,不因属世的形
他搀扶起汗流浃背的演员
眼波流转了奇迹的剧本
没有一场真实的跟随源于懦弱
既非自我朝拜,便了了悲戚

他走向我,因我靠近的灵
兄弟般击掌,交换了亲切的讯息

我随着疼痛的颠簸
找到走廊尽头的车厢
放出一匹等待已久的野马
风流自由飞白发
心打草履,目摆孤舟
一声舒啸明月在
蹄落花雨悄似坟
海无边界
生有疆土
马背永托起风魂
飞流着我的名字

便让他去罢
行至那未见的不见
便忆起顺流的往事
歌如花香酥美
醒来挽起长发
旧墨如丝







评论
热度 ( 8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