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荒原狼》读书笔记(壹)


一个小市民想寻求什么?当荒原狼第一次来到编者姑妈的家,他的第一句话并非寒暄,而是:

“这里的气味真好闻。”


究竟是何气味,是气味或是他寻求的内心的秩序(译作“磁场”)?


“这个家里既干净且开然有序,散发出亲切和严谨生活的气味。”


一个还未能彻底解决自己问题的人,贪恋于整洁宁静的环境,借此以得到心灵上的舒缓,这是一剂鸦片,也是一剂名为时间的解脱剂。是我们以形形色色名相手段使用的解痛剂,然而解脱药从来不在别人的家。尽管他在向内追寻,只要有一丁点向外的迷失,都是散落了力量。


身居小市民的时挣扎时安逸的生活中,身披这种体制却抗拒这种体制。一方面为日常为人所歌颂的“安逸”的部分所蒙蔽,懈怠且懒于困顿,一方面因灵魂的冲动,心流之声所传达的,对现状的不妥协而痛苦疯狂。这种冲突造就了人的艺术,这种艺术是疯狂与迷茫相撞的产物,撞裂出“空”的清醒。他愈多解脱人之烦恼,愈多将艺术推向一个高振幅的,质量极的高峰。愈多无所畏惧,愈多作为更高级存在的载体而游悟人生。


我们或许会讨厌一个“愚蠢”,迷茫,时而狡黠地存活,依附现状的人,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人。荒原狼是于WW2战争时代,人类最盛痛苦之时显化的“人”。六道中,为何人道最适宜修行?是因我们自己,(人)可以,需以,至诚之发心去正视每一寸现实本质,共情心不错离一草一木,市民王爵;以至真之爱抒发灵魂之乐曲,虔敬心不篡改一词一句,任期自由舒展,冲突的两者便渐于永恒中相溶于静默。荒原狼是一个人类的模板,虽不可精致勾勒出每人一分一毫的痛苦,但至少于遥远的年代时,黑塞以他自身寻道之路引了方向——面对一切外显的痛苦,都可以由向内探寻此冲突来理解并努力寻求到达和解。世界的战争也是人心的战争,也是荒原狼的矛盾,时代的矛盾与荒原狼的撕裂与痛狂互为镜象,我们不可由忽视外在的争斗而抵达内心宁静的终点,一切的纷争都在我们内心之内。“观”所需的不仅是蜻蜓点水式的抚摸,更需要扶起心中世界沉溺的深渊,深入它并实施真切的救赎。这不是一场小市民情调的怀揣美好愿景的玩笑,以灵性之名粉饰其对生活的不加审视,而是西天取经路上的重重磨练,层层升华,与施无畏式的布施。


原先我有点惊讶于,《荒原狼》其实是黑塞在完本《悉达多》后几年才完成的作品。这部作品相比《悉达多》而言有着更多沉入黑暗的部分,而《悉达多》似乎是以“中道”(半深)的触碰去刻画悉达多的整个开悟历程,美如画卷得甚至是有些迷幻的部分了。这是黑塞的浪漫之心常有的产物,然而或许本质上,这也是“小市民之心”的一种,或者更清晰地来讲,是不究竟的出离心的体现,仍对人世间一些美好纠缠抱有幻想。但行文至《荒原狼》时,这种“痴迷”状态已几乎难寻,有的更多是为人实打实的挣扎与坚忍。我仿佛又看到了《彷徨少年时》中辛克莱的迷茫,然而这种对生命本质的迷茫,此时却由一个已近中年的人发出,多了许多世事沧桑。


评论
热度 ( 7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