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不逃脱荒诞的荒诞之花

首发微信公众号【即非】,欢迎关注!


BGM: 山茶-柴田淳



微凉时节,丛中犹自展颜。

轻叹一声无常,以美丽的姿态,将自己剪下。山茶花化作火红的洁白,年复一年,幻香流转。

不知"紧紧抓住那愚蠢",是人类的臆测,还是空性的流露自然。

"厌倦处在机械生活的末端,但是又开启意识活动的序幕: 唤醒意识,触发未来。未来,要么在循环中无意识的返回,要么彻底清醒。觉醒之后,久而久之,所得的结果,要么自杀,要么康复。"

与其说现在还未到停歇之刻,不如懂我们根本无法滞留。

"我"如一掬之水从指缝中流走,在无常的"有我"中,荒诞睁开眼。

荒诞是死囚的鞋带,是"非理性和非弄清楚不可的愿望之间的冲突,弄个水落石出的呼唤响彻人心的最深处。"

我们因对模糊不清的容忍,为思想所"驱使",在头脑了解了空的概念后,从思想的迷宫中抽身而退。然而这一退,仍旧落入迷茫的境地。无知的部分不能被对空含糊其辞的说法点亮,荒诞又出现了,切实的经验和思想再次成为需求,只不过这一次,荒诞者作为空的载体,神性的管道而生。同时也创造着人性意义上第二次的生命。



山茶花的落败,以人类的"荒诞"视角,壮烈如西西弗悲剧的圆满。然而我们所臆测的悲美,正是我们未被解答的生命本身。

山茶凋零,瓣瓣认真如偶然,而闻者痴迷,代其作坟。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只是痴愚之至,未尝不系着一种超脱。唯有终极的绝望之地,才有超越终极之绝望的可能性。作为自己真实情况的承受者,绝望的境地值得尊重,也一切未抵达究竟之境地值得尊重,因他们抵达的终点,是无可替代的,创造。

自最深的深渊,西西弗将轻浮的希望推向至沉之绝望的山崖,如山茶花年复一年认真的幻灭,没有一个所谓的终点存在于某一处山崖。唯有深渊凝视着他,直到他凝视了深渊,时间脱节了,一瞬万念如查拉图斯特拉的狂呼。一切在他严苛的推理中找到了序位。

他看到无故寻愁觅恨,
有时似傻如狂;
纵然生得好皮囊,
腹内原来草莽。

潦倒不通庶务,
愚顽怕读文章;
行为偏僻性乖张,
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
贫穷难耐凄凉;
可怜辜负好时光,
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
古今不肖无双;
寄言纨绔与膏粱。

为何生似蛀虫,或只是生出了蛀虫。
为何生于富贵?或只是生出了富贵。

即非是谁?
我们是迷者的荒诞,觉者的沉思。

"美丽的花,消失了身影。
不久那身姿,便化作不动的山茶。"

在安静的凝视里,飘落了生命。




"我说过世界是荒诞的,未免操之过急了。"

评论
热度 ( 5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