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审美与禅

首发微信公众号 即非

前段时间和eichi聊天,提到一个用以内观静心的呼吸法。

吸气五秒,停驻五秒,随后吐息五秒。根据练习的数量和质量,这三段的时间也可有所增加。这个呼吸方法让我关联起曾经合唱的经验。即气息的控制——稳。这在句间换气时十分重要,若是气息控制不稳,上一句“放”的尾巴会飘摇,而下一句的开始也可能绵软无力。好的歌者,或许已体悟到“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①的内涵。

过去心是什么?现在心是什么?未来心又是什么?

曾经读金刚经对此三词一头雾水,如今小有心得,或可作一种解释,若有更好的见解还请指正。私以为,所谓过去心,是由过去经验带来的“感受”,剪不断理还乱的混乱之感,情绪可为体现。

而现在心,是”观“的当下,此时观者即是观本身,已从混沌之中抽离出来,从第一人称变换为第二人称,”我“不再是我,而是变为”你“,为观者放在手术台审视剖析。观者越勇敢,越能沉下心跟随自己的”观“,越容易贴近自己的本质。

正如禅者身上自由的沉静气质,不是慢,而是有自己的节奏。不住于任何一处时间,“观”本身流动着。

于是到了观的层次时,混沌的情绪被剥茧抽丝为问题的核心,最后,”未来心“指向智慧,即如智慧本来所是的创造。将三段稍事整理,暂得出这样的结论:

过去心 ——混沌,情绪——感受力【戒】
现在心 ——清明,观察——观察力【定】
未来心 ——合一,创造——创造力【慧】

关于感受力,观察力和创造力,这个思路来源于审美。审美,人在欣赏的层面体现其感受力,在解析层面体现观察力(当然要比较高阶的解析),在创造层面体现创造力(此创造力并非普通的想象力,而是超越想象力的存在)。这三者是可以逐渐共时的,而生活(修行)的整合就像持续接近共时的这样一种进程。或言三位一体,在纯粹的创造里,也存在极致的感受和清明的“观”。

我们不断地感受,观察和创造。对自己的情绪诚恳接纳,正如许许多多诗人和艺术家所做的那样。我一直认为诗人和艺术家并非是遥远的存在,他们于人并不遥远,反而很多个体是对生而为人十分诚实的存在。他们只是趋向纯粹或纯粹的表达者,而非通俗意义上的“高级人类”。诗歌(或其它种种手段),在一个具备发达感受力的人身上体现为,“他的整个灵魂都被带入了行动之中。”

古代阿波罗石像的残躯 - 里尔克(1875)

我们无法看见传说中他头部的模样,
一双眼睛仿佛即将成熟的水果。但是
体内的某种灿烂仍映亮了他的躯体,
恍若一盏灯;他的凝视虽已挪到下方,

却仍在力量中闪光。若不是这个缘由,
他弧形的胸膛绝不会令你如此炫目,
也不会有微笑穿过平静的髋和小腹,
延伸到那黑暗的中心,生命的源头。

若不是如此,这块石头将显得晦暗
而残破,在双肩透明的瀑布下面,
绝不会像一头野兽的毛皮那样发亮;

绝不会让人感觉,
它所有的边界都将如一颗星炸裂:
因为它的每一个角落都盯着你。
你必须改变你的生活。

一个人在发展其感受力的阶段时,会比较容易情绪化,体现在容易愤世嫉俗,又说不清为什么,怎么办。关于这一阶段,作品可见赫尔曼·黑塞《在轮下》。主角在其浪漫主义的怀抱中挣脱了残伤他心灵的现实,以自觉性命的方式结束了他的人生故事。时代如无情巨轮碾过了个体发展。黑塞年轻时所作的这本书,虽然选择以抱木而死的方式收尾,但在其实际的人生中,恰恰是他这份极致敏感的感受力,这份纯粹的绝望,给他以生命的希望。这种希望体现在一种改变生活的魄力,即他的心已认清,自己无法继续过去的生活方式一分一秒。此种魄力即整合的开始,因感受到了极致,便顺应自然进入其后的两个阶段。



整合,「观察/静」即整,是对上一阶段狂野表达的一种梳理。这种意义上,现代生活也是对原始生活的一种整合,而未来世界是对现代社会的整合。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都仍在持续变换。我们不可能抓住任何一根时间的头发,唯有在生活中明白真实,不断感受,观想和创造纯粹。

滴水融入大海,进度不一。然而却也总在流淌。“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 ② 动与静,浊与清,也非静止的对立,而是动态的转化永续。滴水不断地融入大海,而在我们看不见的世界,也有什么不断成为着滴水吧。只是我们对此种微妙的察觉,被层层欲望浸染,只能见一形体。而体察不到此妙处才是永恒,才是唯一静止不变的东西。

《岁末》 -博尔赫斯

以二换三的
小小象征把戏、
把一个行将结束
和另一个迅即开始的时期
融会在一起的无谓比喻
或者一个天文进程的终极,
全都不能搅扰和毁坏
今夜的沉沉宁寂
并让我们潜心等待
那必不可免的十二下钟声的敲击。
真正的原因
是对时光之谜的
普遍而朦胧的怀疑,
是面对一个奇迹的惊异:
尽管意外层出不穷,
尽管我们都是
赫拉克利特的河中的水滴,
我们的身上总保留有
某种静止不变的东西。







“It's not because I'm old
Its not because I'm dead
I always liked it slow
That's what my ma-ma said
Slow is in my blood ”③





原文引用:
①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
② 老子(老聃)《老子》。
③ 歌词节选自 Slow-Leonard Cohen。
灵感也来自【之爱StageAi】无用之用沙龙。

评论
热度 ( 3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