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写而为人 Do your own thing

其实今天打开电脑时,我并不知道自己该要写什么。有一些待成形的思路还未成形,而已经相对成熟的,基本已经都被认真梳理。

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我:算了吧,没必要为了写而写。而也有一个声音在说:相信你自己智慧的流动。

于是我还是打开写作页面,沉静下来,思索目前为止待整合的思路。

我突然想到了种种困惑,想要问自己为什么去写每天的推送。想要知道,为什么将其放在公众号内而不是像以往一样放在Lofter轻博客。我会不会在意有多少人关注,会不会在意它未来的经济效益等等。

无法抵赖地,我在运营它之前就想过许多这般的问题。我太有计划了,也太恐惧了。我不张扬智慧,而张扬沉默。而也因此,这样的“智慧”并非什么彻底的智慧。

即便这样,我倒是有一点初心是纯正的——我想要从繁复的思考中解脱,我想要通过释放老旧的方式阅读更多新生的精华。因而我写,写给我自己,像是一封封庄重而委婉得有些曲折的信。

因为我在死亡,无时不刻不在死亡。所以每一天对生命真实的呈现,都是它们最后的记录了。

衡量一个人的美德,不是看他是否做出过惊天动地的伟业,而是看他是否做出过日常的努力。——帕斯卡

雕刻自己的墓碑是必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而墓碑不需要被钦羡,它们渴望与新生命一同跳动的脉搏。之所以为这个公众号起名“即非”,其实也是提醒自己,不要在途中贪住什么,即非,即非即非。

当一个人看懂了某些文字时,那是他读懂了自己的存在。没有人能读懂自己之外,唯可借这个世界看到他自己本身的存在。

当一个人选择将自己的内在真相以某种从心而流的方式表达,是因他体会到了自己的存在。而这种存在,是最朴实,对于个人最有价值的告白与解答。

你向外看,是你现在最不应该做的事。没有人能给你出主意,没有人能够帮助你。只有一个唯一的方法。请你走向内心,探索那叫你写的缘由,考察它的根是不是盘在你心的深处;你要坦白承认,万一你写不出来,是不是必得因此而死去。

一切都是时至才能产生。让每个印象与一种情感的萌芽在自身里,在暗中,在不能言说,不知不觉,个人理解所不能达到的地方完成。以深深的谦虚与忍耐去期待一个新的豁然贯通的时刻:这才是艺术的生活。
——里尔克《给青年诗人的信》

至于分享,在我眼中意味着一种谦卑。是人愿意以他心灵血肉作生命诘问的试金石。你有此胆量走进并走出深渊。你愿意聆听来自你生命的多重面向,听到正面和负面的声音在胸口震颤。撕扯开始了,你生生死死却永不覆灭。曾以为生命是洪水,猛兽,刀枪,拳脚,但其实也是砂纸与雕刻刀。原石的愚钝变幻作沉思者的光泽。


Michelangelo: Pieta

勇敢是指向高效的一种品质。它更容易使人接触到生而为人可能会为之憔悴的部分。借由种种痛苦,问题被指出,逐渐融化作坚定的觉悟,并以生命的方式回馈醇厚的答案。

写作不是高尚的,它是通向自由的其中一种形式。它是耕耘的心灵化身。写作的历程,如其它历程一样,也是归家的历程。

不管我们是希望将来成为天使,还是相信我们过去曾是一群懦夫,无论如何,对于我们所肩负的劳动任务,我们都必须真诚地,无可挑剔地完成。——约翰·罗斯金

写而为人,我爱你。





§
“聪明话没有任何价值,只会让人远离自己的内心。”

评论
热度 ( 6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