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走过


五月的鸟儿都已睡去
唯有我醒着沉默,醒着沉沦
花开的树倒了
梦开了又败了
无常别过头,牵着我的手
抚摸了永恒的眉脚
难以臆测眉心的花语
使其自由生长
长发飘离了三千梦境

评论
热度 ( 3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