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理清是恒久忍耐

微信公众号:即非
感谢你来,精进欢喜。

有一次我拿我画好的曼陀罗给老师看,老师看过后指出了一些我隐藏的问题。我当即觉得很切实很有道理,心中有点沉重地问: 那怎么清理呢?

老师回复: 不是清理,是理清。

当时这个词在我的脑海中转变了我的一种想法,即混乱的就得赶紧扔掉。可是理清这个深意在于,清就在乱之中了,如果连乱一起扔掉也是理不清的。唯有把乱的理清才是真的清。

后来我画画时心中升出一种想法——越是我不喜欢的颜色,我不喜欢的色彩搭配我越要用。用的过程就是一个清理的过程。直到我觉得橙色粉色在一起也可以很美。




今天这个净化的作业,正好是在这两个月身体最疲惫的一天。人在外和家人旅游,然而感觉有一半的意义是无意识地被挟持了(很像是我过去的感情模式),可尽管如此比起去年我在我可行动范围之内有相对觉知,有创造力。不是像过去,只要不是独处就丧失自主权。这次的旅行也是我当下人生的缩影。心与佛性,目前还是前者为表,但后者已经逐渐居于内在了。

我逐渐能分清楚,哪些是我父母的情绪和观点,并尽力不让他们的相再附着我身。我会在他们落泪时共情,对我来说这是爱。我通过爱他们,又懂得了爱许多众生。我觉得我不再像过去一样视贫乏和愚蠢为天敌。当我继父看着他骨瘦如柴的,痴呆的,已几乎不能说话的老母亲时,他飞快地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那时候我也没能忍住眼角的泪水。那一刻仿佛那老母亲就是贫乏与无意识。我想不会成为她了,可是我也不能厌弃她。像个在外的,正逐渐学会脱离贫乏与无意识的儿子,回来时看到老母亲满身的导管,不能自理,她的眼睛却依旧望着你。你也许知道那是什么,或许充满了有意无意的爱与寄托,但那一刻,心已离家的你,是悲伤也是喜悦,是感恩也是深深的祝愿。那贫乏与无意识,经由你,变为富足与智慧。于是握着老母亲的手,哄其安睡。我想那时我会泪流满面。

于是我就想,净化是什么呢?大抵是人生本身吧。每一分每一秒若不辜负地过,便有净化。我们是地球上的学生,从玩心甚深到有志于学,一次一次回炉重造,为了一张圆满具足的广大。

于是一切事物都被赋予了净化的内涵。不仅仅是诵经,念佛,画曼陀罗。于我还有,写满过去太过小心翼翼而没有写满的本子,听我有些觉得腻烦的母亲的二胡音乐,在好久没更新的facebook上发一篇诚恳的近况,还有走这一趟又是继父主导百分之八十的旅行。有时候和难事相处就好像现在,我的房间里有一只大苍蝇,飞起来的动静根本无法忽视。但是一次次地仍要回归内心,平息内心深处的焦虑和无助。因为我明白我现在的重点在于理清,而不是被打扰我的理清作业。而我不会一直在这个房间,苍蝇也不会,等它觉得这没意思了出去了自然开门就走了。而以后我也会注意好门窗,勤倒垃圾。

于是这就是路啊,真正地去生活就得去承担啊。不以逃避心态做一切事才是精进。如果以逃避困难的心态去净化,念经画画,还是有点绕弯路,一时半会儿会觉得哎呀能量好高自己真棒,一遇到困难又打回原形了。就比如我最近办签证的事情,在我修行得有点沾沾自喜的日子里让我明白过来,原来我对在瑞典的许多事情都没有认真正视,回来中国跑路了就假装忘了,可是能量就卡在那,让我去跪拜清理。嗯,签证官都是逆境菩萨,高冷的北欧人都是逆境菩萨,戴了面具的耶稣。于是我赶紧去理清,赶紧在国外的社交网站上更新图文,不把一票外国朋友都当成偶尔舔舔的冰棍儿。大家都是活生生的人啊,可以去学着了解去共情啊。

别逃呀,即非,阁睿,Grace。所有人即非人,是你的Saving Grace。理清你想逃避的,就是清理。一即一非,尽全力肯定又以一击否定,超越还在路上攀爬。相生生灭灭,终有时枯萎,后面隐藏着枯瘦病弱的老母亲,你若是不舍得离开那相,就无法与真实的她相聚。相聚即是分离,一瞬间真的共情了,才懂得爱了。理清即爱,自爱才会爱人。然后发现哪怕贫乏背后,也深藏着最深的富足。




这是一张我七月在云南景迈山上拍的照片,里面的老奶奶是当地布朗族的制茶人,年轻的时候是整个寨子最会唱歌的姑娘。她抽烟喝酒有纹身,打过大耳洞。见到她的时候我问她能不能给她拍照,她有点害羞的说,自己又老又丑一点也不好看,为什么大家都来拍她。可是在我眼中,她身上有种品质,说不出来地,让我感动。奶奶是个寡妇,原先文革的时候遭了很多罪,没了两任丈夫。我不知道她是如何还能够在大山中笑着行走,和外来人不卑不亢地打交道。可能是我的微不足道的知识淹没了我,让我忘记了自然而然的坚韧的智慧。我觉得《恩宠与勇气》这本书的名字本身就充满了诸多故事。诸多像奶奶这样的承受者让我觉得生命本身就是恩宠与勇气,从更长远看,生命存在正是为了净化,为了超越,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评论
热度 ( 8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