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回望初心


前段时间我在朋友圈分享了一篇张辉老师的文章,文中节选了一段乔布斯在一次苹果发布会上的演讲,关于Apple的初心。

他谈道:"人们有各种各样的生存方式,一些人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在这些表达方法之中,我相信人们可以用创造美好的「作品」并呈现这些事物于众人眼前来表示他们最深的感激之情。你也许从来没有碰到过一些人,没有和他们握手,没有听到他们的故事也没有机会向他们讲述你的故事。但是当我们倾注关怀与爱去创造美好「作品」,良质得以传播。这正是向众生表达我们至诚感激的最佳方式。因此我们必须真实的面对自己。我们必须牢记生命中何为要事。这正是让 Apple 之所以成为 Apple,我们之所以成为我们自己的秘密。"

其实听到这里时,我心中氤氲着一种很温情的感动。隐约有"血脉相承"的画。在我看来,产品是心的呈现,越是长久的产品,承载着越深的情意。

想从暴戾又绝望的苛刻,走到磅礴而又温煦的慈悲。人心喷绘数不清的浓墨重彩画作,而又要呕心沥血多久,才呈现为一张清澈圆融的白纸。

福楼拜认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创造好的艺术作品。对我来说,拥有自由意志的人生,就是艺术作品。

在艺术创作中,需要一种勇猛的精进。无惧于自己用真诚创作的作品,哪怕是妖魔野兽。只有这一真诚累积至极致,诸相方散。因为你已用心力了解到它的方方面面。当心力累积,智慧升,慈悲起。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受难者。自我就是那受难者。只是在自我之中,开出了世间最美之花——将时间,艺术,苦难与和平包容在它终时圆融的含笑中。

在这进程中,鲜血淋漓的自我,在等待你的一个回望时,要的不是一句冷冰冰的"不带评判"。

什么是爱和温暖?它并不意味着做一个圣人。若这个时代有约书亚和佛陀,谁又会自居成圣?

冷暖自知。

回望初心,儿时的我,有多少时刻表露了对慈悲的深爱?那些对人心,情感种种柔软的觉察,虽然懵懂,但却纯真。所谓成人后的悲伤,更像是那些被背叛的纯真。它渴望再一次充盈着力量。这一次,不背离自己地,让它柔软却强大得无可摧毁。称作慈悲。

而如今,我是否仍爱着自己心念中的种种"不忍"——不忍采撷,不忍践踏。不是作为标准,而是作为一种直觉。

信任。比起种种活在这世界的方法,我是否信任这世界。信任,那觉性之爱引领的终极。因为这份信任,我是否愿意接受自己身上每一日的新生与死去。让趋于美好的扬升,了解悲伤里孕育的愿景,让它们庄严地故去。告诉它们: 相信我,因我相信这世界。

虚伪终归腐败,虚浮终将坠落。能被击碎的,都不是心的本质。

人是艺术品,是世代相传的心,无惧于世间任何的揉搓。终有一颗,最后将抵达你的彼岸。在你的爱生长之处,你存在。



"我无权去评判他人的生活,我只能为自己作出判断。 意义与实在并非隐藏于事物的背后,而是寓于事物自身,寓于事物的一切现象。 当一个人能够如此单纯,如此觉醒,如此专注于当下,毫无疑虑的走过这个世界,生命真是一件赏心乐事。 人只应服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不屈从于任何外力的驱使,并等待觉醒那一刻的到来;这才是善的和必要的行为,其他的一切均毫无意义。"——赫尔曼黑塞

评论
热度 ( 12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