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乌有


上帝给我一支经历的笔

语言和歌词诞生

在一次次抬头愕然的瞬间


是历史的幽灵

徘徊在尚未到达的尽头

光的介质摇曳裙摆

迷幻这斑斓三千

仿佛影影绰绰的祭奠


谁被时代的长轮无情碾过

谁坐在马车上侥幸或悲哀

谁远远站在野外,不为世人所见

他们终将化作,历史的幽梦

依附在光的介质

打印着,光怪陆离辗转反复的未来

唯有无常睁开眼,深邃若寰宇虚空

评论
热度 ( 5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