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醒与醉


鲜血,沁出细长刀口

武士夺刃以求生

在外人拔刀之前,划上斑斓终结

红衣,一闪而过黑白的诀别

海市蜃楼幻灭



梦里没有出口

只是一个人,和她不甘于此孤绝的等待

挣扎,无特定目的地仗剑



武士想筑起严丝合缝的堡垒

宛如仁慈的天幕

为国民隔离怨毒

于是躲藏在微小的沙坑里,沉睡

一边如野兽狰狞,便无人来扰清梦

可那国度,如何不被带入墓土

等数十亿年后,作游人来访

怎得不热泪满眶



他想着,便醒来

柔软若红柳

种下一棵又一棵树

供养着生养自己的人间

未有怨言

评论
热度 ( 6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