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现实的人不写诗


极致的人没有诗


而我是一根绳子


是系在危崖两端的,颤抖的人


我不是野兽,不封闭心的感官


也并非仙人,可开启全能通感


我是岌岌可危的人类,行走在深渊之上


身后切实存在的丛林,与眼前似有非有的天宫,造就我停滞的迷茫


或许我正是那迷惘本身


寻求一个自我救赎的缘由,即得到了答案





评论
热度 ( 13 )
  1. 落园即非 转载了此文字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