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decently perfect

午时,还在用餐,心中正觉得烦闷,却看见阳光从不远处的几栋楼游走过来,比起寻常时候,是不寻常的璀璨。说来也是戏剧性,我心中又急又喜,赶紧打扫了最后的几口面,在洗衣篮前纠结了一会儿,还是空着手出了门。连耳机都没带着。


已经多久没有见到这样的太阳了,这和煦的力量顷刻充沛了全身。往常都是月亮在夜里跟着我,一起冷风中数着步子。这一次,身旁竟有个大火炉,不离不弃地燃烧着。这可是冬天啊,瑞典的冬天啊,这真像是在做梦。


以前还住在北京的时候,从未觉得太阳是件什么稀奇的事情。尤其是近几年。在阳光和霾之间,我还是倾向于室内活动。所以来北欧的头一个月,看到四五月份的瑞典人,就身着比基尼在自家阳台上晒太阳时,我心里还是觉得不可思议的。那时候外面的均温也就不到十度,若只是穿短袖可以理解为身强体壮,三点式比基尼可就有点吓人了。


不过今天,我好像有点理解这种见到阳光的冲动了。像是树洞里蛰伏了一个冬天的小动物,醒来时,嗅到一缕初春味道的感动。


选了一条绕远的路,能经由一条清静的小路到达一片购物区。说到底也是得益于小国寡民,只要你愿意清静,很多地方场合就算是公共场合也是可以独处的。


一路上基本没有过路人,偶尔能看到有锻炼的老人,走路或是骑着自行车上坡。雪还没有化,这样的温度倒是也化不了,即便今天艳阳高照,冷也是不争的事实。因而地上薄薄的一层白色,仿佛淋上了金粉,美好得有些不真实了,像是圣诞橱窗里晶莹剔透的雪粒。我的长靴踩在上面吱吱作响,挺温馨。


去超市,倒也没怎么转。买了两个“中国梨”和一些日常杂货,就又匆匆跑出来约会太阳了。一个人过也有简单的好处。


回来的路程,依旧没有选择相同的路线。反正一个人行走,也没有别的安排,怎么野都是可以被纵容的。我绕道到一个混合了树林和住宅区的地段,早期就“侦查”过地形,那儿环境清幽,虽是住宅区,倒终日没什么人气。只有一些高高矮矮的树木,宛若于荒野中野蛮而自由地生长着。一些大树下和行人道两旁,是社区安置的长椅,可算是自然与人力的完美结合吧。比不了国家公园的宏伟,却多了种悠游自在,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洒脱。


我找到自己的“御座”,那是在一棵树龄至少百年的大树下。介于是冬天,树枝尽是禿芜的,阳光能很好地穿透过来,照耀了朕的整个龙椅,也不至于太刺眼。不知该怎么形容这画面的美感。只好说这画面已经融汇在我生活美学的一部分。看那午后,阳光似足非足,慵懒又有力,游经苍劲的老树,即便枝杈上空无一物,也在冬日枯冷时,保持节节的骨气。老树下,一地斑驳,阳光淋洒在枯枝黄叶与白雪,仿佛能听到金色的年月,钟声鸣响。它们托着墨绿的长椅,为其盖上一条白色襄着金子的毛毯,在邀请我入座。在那身后,纯无一物的蓝天,宛若轻纱后舞动的少女,明快又干净。


笃定地讲,我的人生就是为了类似这样的体验而进行着。


几乎是感动地忘了自我,我走进这个场景,开始与其融为一体,交织在这金色的时刻。过程中也是按耐不住地将一些场景分享给了朋友,然后听他谈谈对这些树木,阳光,空气的感受,真是再愉悦不过了。所以连他也说,如果能和我一起,坐在长椅上,聊聊天,晒着太阳,感受这冷而不寒的天气,该有多享受。然后我们聊了聊独居,包括一个人生活可体验的东西,诗书佛经。


人生真是难得知己,难得用心。


说来也是有趣,我左手边,下坡的位置,有个规模很大的汽车4S店,里面是些中高档品牌类似捷豹、路虎。这就让我想到了一个人坐在汽车里的乐趣。


我对车没研究,虽然崇尚自然,但我也不诟病机械工业,毕竟它为生活带来的便利是显而易见的。只是在我个人看来,机械是无法取代真正的自然的。纯粹钢筋水泥的城市生活,太过僵硬了。车,在冬日里,或需长途旅行时,固然很好。但是便利有时候也意味着,缺少了一些体验。就好比你不用思考就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那答案的确是能直接运用,但同时趣味性也被剥夺了。你的人生表盘走得太快,乃至于,像是水上飞一般,匆匆来去。你还没有经历一些对个人有益的成长,这故事就一步登天地结束了。


在“捷径”“高效”如此政治正确的现在,忘了是谁说的这句话,“生活不是静态的,而是一场战斗。”从世俗角度解读这句话,它是事实。但是输了就一定得不到快乐吗?或者说,这输赢,又是谁定的规则。


如果你自己没有人生的一套准则,那么不论输赢,你都不会快乐。因你将努力投注在自己之外的世界里。人,是非常精巧的。其个性化程度之高,影响到,这世界除了人自己之外,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完全填补你内心的沟沟壑壑。


所以我认为,另一个角度来看,所谓“战斗”,斗的是自己内心对未知的恐惧,斗的是一开始便对庸俗的妥协,斗的是看不清自己却以为看懂了别人和世界的蠢。


人活得闷,有时是因为太缺乏战斗力了。或是因为愚蠢和懒惰,将自己假装得不任性,是无欲无求出尘绝艳的圣母,于是在人生中收容了许多自己本不愿收容的“难民”,一方面被他们搅乱生活的同时痛苦着,一方面还要强忍着皮笑肉不笑,去向世界宣扬自己的圣母情节。


一,和万物看起来相似,体验起来,只能折磨人自己。所以境界这件事,卡在中间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如果你还没有为什么而战斗过,就缴枪卸甲,隐居归田。来时是个愚蠢的凡人,那走时也依旧是。唯独潜意识里存留太多遗憾,让你终生难得真正的平静。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到了哪,只是感觉太阳快要落山了。不久前手机已经沉默。我戴上手套,拿起身边的袋子,往家走去。此时的气温,因缺少了阳光的加持,已经冷却不少。


天气太冷,让我感觉有些疲累。可是就像某一首歌唱过的那样,我的心是满的。我热爱的太阳,我知道它终有一日会回来。我能看见那时,头顶金色的它和底下沉静碧蓝的大海。要直面的,与成为过往的,较之深埋我心底,皆为微沫。而我现在,回到灯光下提笔,觉得人生刚好,阳光正足。











评论
热度 ( 3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