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星期

这星期,一切都走上正常轨道,井井有序,有条不紊地运行着。问题反映症结,症结炼得智慧。读书冥想时体会到的那种,深刻的寂静,也越来越吸引了我,从而能安稳地住在很多当下应投入的事情中。


开启了新篇章,似乎并没有当初想象中那般轰轰烈烈,自然地不露痕迹,只是舒服了自己。


昨晚在一波兰姑娘的住处坐了一会儿。是个很有情调又很好强的姑娘,她不说话的时候,眼中回荡着一种很烈、但又出于年轻没有太多实际根据的悲伤。这年轻一旦疯狂发作,将冰冷野兽封印在体内,就可张狂舞蹈。她请我尝了一杯祖母酿的红酒,很香,但也很烈。自己只是一杯的量。


果不其然,回家之后就发现自己脸色泛红,醉意已至。真的是不能低估波兰的酒精。所以后来也没做什么事情,听了听语音,简单整理一下思绪,就又睡去。对于未来人工智能和人的关系,隐隐迷惘不安。


再醒来后,又见阳光。去了趟洗衣房后,向着森林的方向走去。路程比我想象中的遥远,便也没到达终点,落脚在一条小溪。倚着栏杆,站在哪儿,安静地听流水,风云,阳光流转。那时午后,总觉得一切都是金色的年月。


便想着,若有一日老去,希望能居住在那样一个小镇,安详、平静,傍晚时会有玫红色的唇瓣深吻天空。我们向后,是一望无际的森林,有风拂过,或可听见这大地幽深的安静。我们向前,是接天无穷的碧蓝,或平静如水晶,或起伏若绸缎。有船载我们驶向大海,我们便在那无尽中深埋。


这愿望此刻活在我的理想中,活在文字里,似乎也不坏。人这一辈子,总要有些时光给自己,能安安静静地,不为外物所动地,做些自己由心而生,从一而终的“荒唐事”,以至于自己能坚定不移,快乐而有力地陈述:某在斯。


傍晚了,我们的天空又染开了淡淡的粉。不久前我也曾有过这样的境遇。在寂静的黄昏,聆听小镇的晚钟,当天空开满了温柔的玫瑰,心中便升起无尽温暖的诗句——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那晚的钟声,永远在我心里了。每每有玫瑰色的黄昏,都能从心中某个最寂静处的角落,聆听。


今天,我知道在北方某个不算太遥远的城市里,也有着同样的粉色的天空。我们站在不同的城市里,向外看去,没有刻意说一句话。我很想念。


来追逐太阳吧,用我最深刻的纯真。


评论 ( 2 )
热度 ( 7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