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极简化与自我管理

说起北欧,其“极简主义”,“性冷淡”风格,似乎已经成了它的标签。至今我转当地的家居店,还是鲜少见到大红大绿或是金碧辉煌。曾经问过一些当地的瑞典人,他们说还是更偏爱于树木的质感,雪白的干净,偶尔或有森林的绿意,灰色的雅致也好。至于那些斑斓的色彩,他们倾向于偶尔添置一些小的装饰品或消耗品,作小确幸的消遣或惊喜,任其来来去去,而非填满整个空间。


这也着实是让人感叹。在一个物质充裕,福利优渥的国度,对那些还肯努力为人生寻找答案的国民而言,这种生活哲学像是自然而发的产物。当人被铺天盖地的商业广告迷了眼,为大城市的包容性、多样化、复杂性感到些许疲累,那些单纯而不掺杂其它元素的事物,如同心灵的港湾。仿佛为生计所累的成人,欣慰于孩童单纯友爱的双眼。


极简化这一概念,是哲学也是美学,于是便关乎生活的方方面面。它关乎语言。每个人每天对自己所说的话应有所意识,其原因与目的,是否合乎自己的原则,方式与形式,是否属于自己的美学——所以惜字如金。语言关乎着互动,来来往往消耗的精力不容小觑。若总任其漫无目的地游散,很可能错失一些理性或感性上的顺畅。原则是关卡,决定说与不说,而之后要观察,自己说话时的想法、心态,尽量以客观理性的角度。我个人很喜欢分析自己思想心态上的问题,追本溯源,若能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收获就是复利。


同样,当你追求极简,时间管理也变得重要起来。人或许就会渴望在某一时间只专注于一件事情,而不是五湖四海都要插上一脚。这种管理不意味着,强制,而是说尊重自己的意愿和时间,并为其提供最合理舒适的发展空间。


我现在有一个习惯,每星期的周末都会提前把下个星期的日程安排写好,以两小时为一单位。没有特别紧急的特殊情况,期间便只专心好做安排的事。原先不懂“极简”的时候,看日程表时会异常紧张,心理上对于这些时间、事项的理解是叠加的,似乎一瞬间体验到一天的紧张和疲累。如今经历调整,日程表好像变成一个可自动切换模式的程序,能量精准到每两个小时的专注,逐项处理,一一攻破。一天的低效率的紧张徘徊和特定两个小时的全然放松,高下立现。


在这个过程中,专注程度成了检验你对一件事情热情的指标。换言之,要想实现极简,势必要经受复杂的考验。如果你能看透那些繁多琐碎却相对无意义的人事,而后把能量分配到真正该用到的事情上,幸福指数才可能有实际提高。极简不意味着空无和匮乏,它是一个人自我理解力的高度体现,全然的理解才能引出完美的执行。初期要想每个人都拥有类似扎克伯格那种衣服只穿同款十件的气魄,或许挺难,但减少无谓的投入还是可以的。


话题说到这,我很想引用overhead allocation。这个本来是管理会计里的概念,我觉得对自我管理也同样适用。打个比方说,如果学一门语言是我阶段性的目标,即“一项产品”,其间用到的资源和预算分为直接成本和间接成本。怎么才能检验这件事是不是我应每天付出精力的呢?直接成本是你可以清楚衡量的,比如经济投入,时间投入。而间接成本是难以直接衡量的,比如你的机会成本(因投入学习而变淡的人际关系,本可以用来学习其他科目的时间,etc)。总体来说,这两大类成本是你为实现最终目标所需要的投资。直接成本里,经济方面的来源是你个人当下的总资产(或净资产,如果想严格一点的话),时间成本来自你除去睡眠、餐饮等所能利用的自由时间。而间接成本就很个性化了,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衡量。方法是将间接成本的各项放在成本库里,然后进行配置。



以上是我就英语学习这个目标所做的简单模型,成本库里实际的间接成本可能还有很多,但不多赘述。这个模型不需要像会计一样有实际加减,是为了自己心里有数。另外,列出这项目标能给自己带来的正面影响。实际利弊衡量过后,若仍信心十足,再正式添加到日程。我认为,一个人只有能从根本上说服自己,深入到潜意识里觉得做某件事是有意义的,那么精确到小时的实际行动才不会轻易掉队。反之,若只是人云亦云,没什么真枪实弹的觉悟,也不想支付理应投入的时间和经济成本,这件事基本就不属应于你,最好断舍离掉。


下面还有一个实际的例子,是我就购买使用奢侈品这个事项所做的简单成本分析。




在这个模型里,虽没有具体的数据,但就实际情况来说,购买使用奢侈品将花费一笔对于普通人而言不小的费用(对女性来说,每日的穿搭也将变得复杂)。也势必会投注一些时间,用于在社交网络和实际生活中交流、展示、寻找信息资源。间接成本里我们看到,如果将购买使用奢侈品的资金用于投资其它项目,也许会有一笔额外的收入。而这些金钱和时间如果用来培养其他的兴趣爱好A,B,或者和其它类型的朋友交往,产出的价值也是不同的。


然而,以上的分析却并不能代表这件事的属性完全消极,因应用模型的对象尚未确定。如果应用者的是一位家境普通的历史专业学生,其成本花销是入不敷出的。但如果应用者从事的是时尚产业模特,这件事本身产出的价值或许是行业门槛,且投入的回报率十分可观。在这里我想说的就是,这种分析没有所谓的答案, 且唯独每个人自己能做到。旁观者或许能客观理性地替你考虑所消耗的直接成本,但间接成本这种东西,多数情况下,只有自己有可能看清。有时其中个别项虽无法以单位衡量,却要比直接成本同等甚至更重要,因为它关乎个性化和心灵。为此我建议,在时间管理上,每天要给自己留出至少1-2小时的空白,用于一些回归内在的活动(思想性学习或内观修行等)。这一点至关重要在于,理性分析说到底也只是自己以为的理性,终有一日会穷尽或被推翻。这阶段的反应体现在心灵上的不适,它既是挑战的擂台,也是革新的擂台。


经历逐步分析后,若发现自己有所期待或已投入过的事并非想象中完美,也不必气馁。你只是从一个平面穿越到了另一个次元。同样,当你用极简化的滤纸保留了生活的各项核心,却还觉得不尽人意时,别忘了自己最后的一笔——广阔的未知可能性——那是人一生永恒拥有的,不可衡量的资本。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随着人工智能科技的发展,未来的人类将在社会中扮演何种角色?AlphaGo击败李世石这件事,让我有一种压迫感。若不论智力,论效率,多数人也很难和机器比较。但区别不同或许在于,人的内在是个性化的存有,是阶段性的产物,因而自我管理并不意味着要一味追求效率。它的核心目的不在于对那些所创造的事物的无限展示,永远通过展示自我而得到的更大的关注来创造价值。它的目的在于检视,那些内心深处细致入微的存有,从而体现在现实。让你从人生的每刻到最后一刻,都得以安宁。


我觉得在这世界可以有很多种活法,月亮和六便士都可以是媒介。荒岛和都市没有谁就是政治正确。只是在极简化、自我管理的过程里,自己可以不再舍近求远,用便士堆出想要的月亮,或借月亮讽刺需要的便士。






评论 ( 7 )
热度 ( 11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