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没有形式的仪式

雪飘得很安静。我经朋友介绍第一次去教堂做了礼拜。似乎今天还是个特别的日子,有很多当地的居民都上台念了祝祷词。从老到少,很诚挚地表达着自己的信仰,或深或浅。有的几乎声泪俱下。尽管面对的有我这样毫不熟识的异乡人。


这个教堂并不简陋,却没有十字架和被钉在上面的耶稣,也没有上帝或圣母的大理石雕像。这里只有厨房、礼堂和教室,篮球场,小孩子玩乐的房间和陪伴他们的老师。可每一个人念祝祷词的时候,无一不激动地表达了对神、圣灵、耶稣的感谢。


尽管礼堂里还有许多满地跑的小孩子,没有一个父母苛责他们必须要保持安静。成人们仍旧心无旁骛地跟着台上做着祷告。男士们西装革履,女士们穿着得体的裙装。


若是有人录影,场外的观众看了未免会觉得这嘈杂的礼堂颇无组织纪律。但其实,这里的气氛却确确实实达到了一种心灵上的肃静,没有心无旁骛的杂音。参加礼拜的有官员,有神职人员,当地普通居民,年纪不等的学生。而没有人在谁祷告时低下头查看短信,也没有任何一声不合时宜的提示音。


在场的非瑞典人只有不到五个,仍有义工逐句翻译成英语至我们的耳机。后来只剩下我一个人时,身旁的姑娘在我耳边一句一句地解释了近一个小时。


曾觉得“有钱有闲”才是决定这类信仰的要素。但我现在觉得,本没有什么能阻挡你追求心灵的平静。不管你是何等人,通过何种方式。只要本质上是勤于观察、反省自己的,在形式上就没有要求。


这几个小时里,感动我最多的不是这个信仰本身,而是信仰者,和他们没有形式感的仪式。


上帝或耶稣,或许不需要被跪拜他们的权威,但却希望人们以此爱神之心,也试着去爱、原谅身边的人。当这个教堂里,为人所安排、设置的一切都那么温馨、周到、井井有条,就算没有十字架和神像,也能体现人们一定程度的虔诚了。真正神圣的仪式诞生于这样的虔诚。它并非崇拜者的律条,而是发于内心的举动。正因过于耀眼,所以永远无法被模仿。宛若一朵脆弱而洁净的花,在寂静中盛开凋零。你要保护好它,可并非有钱有闲就可来得容易。每一念,都要呵护小心。




评论 ( 3 )
热度 ( 6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