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感恩,老生常谈的话题。除却应付装腔作势的节日,感受他人海纳百川的情怀,诚实地讲,我觉得我在现实里是个很少感恩的人。


我喜欢说谢谢,大事小事,凡是麻烦到别人的,嘴边都要带个谢字。


但我明白这不代表我懂得感恩,我对它挺陌生。


感谢是一种礼节,是一种维持正常生活秩序的粘合剂,体现符合你阶级素质的着色剂。你可边说着谢谢,边内心无波动地结束交谈。


而感恩是一种状态,无法仅在平白的形式下存在。它确保的是心与心实际的碰撞,是个人理解性的成长。


当你开始感恩一个人,二者之间那些错综复杂的、缠绕的欲望与索求从此消弭。你首先看到了自己最干净的理性,不抱任何期待,却也不排斥任何回馈的淡定。正如有欲观其徼,无欲观其妙。感恩里流动着理解,它同时也将被感恩的个体送往二者之间最适合的距离。或许不再似往常一般血肉相融的纠缠,这距离之间开始有了静静的疏离,平淡如水。


在这个适合的位置,感恩给了你一段关系中的自由。


或者说,当你在漫长的争斗与自省中终于理清了一段关系的脉络,不论是父母、爱人,家人还是朋友,这种自由都该是最终的结局。你停止向他者寻求过分的理解,并将这理解力赋予自己的灵性。你的内心不会再为充满期待的失望而浑浑噩噩、摇摆不定。你从一种超脱的角度真正理解了人无完人,即便他们曾与自己纠缠至深。而也正是从那天起,你看懂了他们生命中与之俱来的局限。你的心从此安静下来,停止了求而不得的索求。没有人能替你清扫内心方方面面的阴霾,只有你自己可以。就算是父母,也没有什么本应给孩子的东西。你不再去怨恨人们给不了的、给不起的,抑或是不愿给的。从这一刻开始,你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个体,而非困于一团交织着千万人昏暗梦境的野兽。


这是开始的自由,也是最终的自由。


而自由来之不易。


我无法低估每一次彻头彻尾的原谅所能耗费的心力,每一道伤疤都是一重昏暗的梦境。抑或者这些层层缠绕的痛楚,本就是十八层地狱的隐喻。我的每一种话语,都曾希望有人把它珍惜。可我知道了,我需要将自己洗净,像个凡人一样,却褪去鸟兽鱼虫的内里。最后毁灭那不见光的世界之壳,破茧而出。


你看那出生孩童眼中的明亮,会有热泪从苍老故事里涌出。你神往一个自由的自己,若有日懂得了感恩,想来也可无拘束地笑着,夕死可矣。



评论 ( 1 )
热度 ( 7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