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恰恰是最不畏惧且渴望实践的人。既要理解现实多数情况下是严苛的,或许一生都与理想相悖,又不因此放弃思索和行动于直接措施。悲愤地活在自己梦中天地里的人不是理想主义,而是另一种现实主义,只是更可悲地把幻想当做了现实。选择很难,进退两难,什么都想守护终落得几败俱伤,可怜是常态。但又怎能去斥责那些人的"难断"?经常为选择而感到痛苦的人,往往太温柔了。思虑得深重,待他们自己成长了,或许也和那些为止思虑的人事物失去了交集。而不论痛苦还是孤独,都是要在无数进退两难的时刻,哪怕遍体鳞伤也要咬牙前行。嬉笑怒骂的声音,逐渐掩藏了思虑。会变得更小心,不仅对自己,更对那些自己珍视的东西。不再提"人不知而不愠"。不知不觉,扶起被风压弯的树,普通地度过一日,饱满得不可讲述,也安静地难以讲述。赘述如躁起的波澜,反是对这种生命的亵渎。而行路至此,也已不可能为哗众取宠的体验而不顾心灵的安危。因为纤细干净,所以无语。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们体验着难以想象的,来源于正视现实的深邃的悲伤,也因此比任何一个现实主义者都懂得,自己的无能为力和仍可有所为的事情。他们也是真正的现实主义者,因他们活在自己而非别人的现实。正道,从未分裂彼此。它纵使是窄门,也可是清晰而唯一的。

评论
热度 ( 7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