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读叔氏论名声与幸福

叔本华在《论名声》中写道: "很显然,幸福主要乃是心灵的平静及其满足,要获得幸福,不能依靠别的,而只能靠将这种人的本性冲动限制在理性的范围——这也许需要成百倍地抑制现有的情感。这样做了,我们才会清除不断引起我们痛苦的肉中刺眼中钉。但是这及其困难,问题就在于这种冲动乃是人自然的天生堕落的本性。塔西佗说: '对名声的欲望是智者最难以摆脱的。' 结束这一愚蠢行为的唯一方法,就是清醒地意识到,它是愚蠢的。我们可以通过认识这个道理来达到这一目的: 绝大多数人的意见是错误百出,违背常理,张冠李戴,谬语流传的,因此它们毫不值得引起我们的重视。"

昨天上知乎看到一个近期的热点事件,网民愤慨于《人民的名义》80多位老艺术家片酬不如AB一人出演某偶像剧的一半。一个答案说,我们愤慨的不是AB本身,而是这个以愚蠢,肤浅,浮躁为导向的社会,使得那些空有华丽皮囊而毫无文化甚至美德的人占据了主流。

今日再读叔氏的见解,心中觉得宽慰不少。或许金钱本就是虚无缥缈,不该以数字来衡量其蕴含的重量。试问,4000多万颗真情流露,怀以诚挚敬意的心脏,与那八千多万个苍白无力,空洞迷惘的头脑,孰轻孰重?幸福存在于我们自己宁静的心灵,聪慧而有趣的灵魂,与那些纸醉金迷的喧哗并无紧要。一个人若真将人生之戏演到极致,也便隔离了这些嘈杂。我们能做的,是以减法的方式,在自我实现的孤独中,远离表象和美光鲜的庸俗。陈道明老师在一次采访中提到他接戏的准则,抗日神剧不接,歪曲历史的不接等等。想想觉得生活也是如此,离苦得乐或返璞归真,都是由减少沉溺于傲慢和愚蠢,满满筛选出值得珍视的,坚实可靠的事物上。纵使,好事多磨难。

Rejoice in the truths, instead of iniquity.

这是我的生日礼物,祝福自己每一日的洗礼,也祝福你们每一个人。

评论 ( 2 )
热度 ( 8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