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往昔一篇漫步,写满了对己的诚挚

漫步

我喜欢这异乡小镇的午后,雨过天晴,新草香飘过红瓦白墙,恍惚一抹红茶的甘醇。

向着正闪烁的太阳,笔直地,我一眼望去那路途起起伏伏,最终到达蓝色的无际。

似乎忘了自己是个锻炼的慢跑者,我是在漫步。与沙滩上不知年岁的石与沙们,感受不确定。

海的呼吸,安静,时而澎湃。风是心脏,云和太阳是她和他的话语和眼睛。

面对着海展开双臂,拥抱内心无声的寂静。将此身卑微交托于自然,归还给天地,这让我的视野突然也不着边际。我想站在风浪中,让巨浪滔天凌于我灵魂的颤栗。

海是我的故乡。纵使我的母亲无缘于海洋。人的诞生本就荒谬。

不小心笑了,我知道它是湖。但海的灵魂在其中寄宿。就像每一种境遇中,那些等待我探寻的未知的自我。

回不去故乡的孩子,于每一种境遇中望梅止渴,偶尔做梦时,也能触到母亲的脸。

因此我在这里,暂时性等待。

生命可以有多雅致,将每一分因果精打细算。

他们会在阳光下笑容满怀地归来,经过那些我知道或并未曾见过的分叉的小路与我相会。他们会挥舞着快乐的手臂,说着我亲切的话语,与我再次启程新的梦境。

只是不是现在。现在,我享受这风光雕琢,涛声洗礼,去体会海鸟的游吟,人的无踪迹。

唯有让我的心,同那时一般,水一样干净。

然而浪是热烈而青碧的。这矛盾由我抟进一颗石子,向远古的话语诘问: 悲观且自以为是的理性,与破处我执的平静,谁终将占据我的日子?

它落进了湖中,留给我一个水花的背影。如重叠琐碎至巨大的日子们,让抗争一次次落回妥协的焦虑。

我想回家,家在哪里。





评论
热度 ( 6 )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