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非和尚

死去与活着的殉道者


在极端的痛苦之中
我死了
在明天的清晨
会有你的新生

给自己恰当的追问
恰当的沉思

你游刃在无常的刀锋
直至腐朽
新的太阳升起
将你的灰烬送往永恒

墓歌

青苔噬去了你的姓氏

百年卷走了所有的回忆

无名的旅人 你是曾驻步于此的勇士

你的花开得太好

以至于墓碑的形式死去

只剩下葱郁的祝愿

我有樽酒 洒在你的墓前

愿那石阶上的花儿

依旧开在你的心间

墓碑不必再忧郁

它忧郁得碎裂了

被森林捧起

被海洋呼吸

它代替你忧郁了

而它死后,你不会死

你不是你的墓碑

你是那捧起,你是那呼吸

4. 闻

今天开完会回家,莫名又想到了关于"急躁"这个议题。之前的几次小组作业一直都是我在张罗,从报告结构到小组开会到分工,其实我这个人挺急的,不喜欢拖沓。可能也因此给周围的人一种无形的压力。所以每次开会发现自己负面情绪的时候,之后都会稍微反省一下。

有组织有安排是对的,不过这不等于急躁和没耐心。说到底"信任感"还是出了问题。我现在偶尔会喝凤仙花精来调解。今天正好想到这了,正好也没闻过花精,就打开瓶子品味了一下。

花精有一股很浓的酒精味,不过算不上"冲"。这个和伏特加那种酒精味还是不一样。很醇,像露一样。不是烈。

我就想到了太阳,阳光在皮肤上...

忧郁

就忧郁吧
如果忧郁是真

吼不出无声的绝望
夕阳献给傍晚
花朵献给种子

就 忧郁吧
如果忧郁淡然

它不会伤害这世界的一草一木
只是生长着 透明的未来

忧郁是希望
从我的卵中破壳
摧毁它自身

它如此自然

在我的忧郁中
我 干净了
安静了
我并不忧郁
也没有深沉
我并不渴望 为这个世界忧郁一次

回望初心


前段时间我在朋友圈分享了一篇张辉老师的文章,文中节选了一段乔布斯在一次苹果发布会上的演讲,关于Apple的初心。

他谈道:"人们有各种各样的生存方式,一些人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在这些表达方法之中,我相信人们可以用创造美好的「作品」并呈现这些事物于众人眼前来表示他们最深的感激之情。你也许从来没有碰到过一些人,没有和他们握手,没有听到他们的故事也没有机会向他们讲述你的故事。但是当我们倾注关怀与爱去创造美好「作品」,良质得以传播。这正是向众生表达我们至诚感激的最佳方式。因此我们必须真实的面对自己。我们必须牢记生命中何为要事。这正是让 Apple 之所以成为 Apple,我们之所...

无名

夜色中
浪人从流浪中醒来
拔剑是爱情
回鞘是生存

流浪里没有故乡
他撕去浪人的名字
燃烧作太阳的灰尘

回到太阳
每一寸光 都温柔地化作生命

现实: 真理之镜

首发微信公众号:即非

第一年来瑞典的时候,我觉得我很寂寞。一种需要有人陪伴的感情像海水越喝越渴。但其实我是一个更多时候倾向于独处的人。这种内外的反差撕扯着我。太多次我因不加审视伤害了自己,但也因此学会了看见自己心灵真正的需求。当我对自己的了解愈加深刻,我对外在人事物的需求或依赖感也相对少了很多。

今年,当我抬头看着自己的所处的世界,终于觉得自己也是一个温暖的生命了。

每一天,我活得很自由。不是因为没有责任在身,也不是没有现实的难处,也不是,因为每一天都有新发现。而是每一天,“心发现”让我觉得自己里真正的自由又近了一点点。没有新的现实,只是“心的现实。”在我的心中,那些曾苦苦抓住某些相不放的小手,每日...

我在想一种可能 有没有一种可能性

人生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活着 活着自然选择就是一种延续

就像一场漫长的告白

宇宙洒下的时间之网 越多思念织成一条越长的围巾

延绵不断


我们活着 活着本身就是一种爱 一种“想要将这份希望延续下去”的心情

而从漫长时间的角度

消亡 是漫长的自取灭亡 代际相传的自杀

为的也是让最好的流经 


那么 我会生存下来吗 还是灭亡

我不知道

我每日给自己带来的震撼

在内心 悄无声息

有生命涌出 有自杀延续

但是名为...

理清是恒久忍耐

微信公众号:即非
感谢你来,精进欢喜。

有一次我拿我画好的曼陀罗给老师看,老师看过后指出了一些我隐藏的问题。我当即觉得很切实很有道理,心中有点沉重地问: 那怎么清理呢?

老师回复: 不是清理,是理清。

当时这个词在我的脑海中转变了我的一种想法,即混乱的就得赶紧扔掉。可是理清这个深意在于,清就在乱之中了,如果连乱一起扔掉也是理不清的。唯有把乱的理清才是真的清。

后来我画画时心中升出一种想法——越是我不喜欢的颜色,我不喜欢的色彩搭配我越要用。用的过程就是一个清理的过程。直到我觉得橙色粉色在一起也可以很美。

今天这个净化的作业,正好是在这两个月身体最疲惫的一天。人在外和家人旅游,然而感觉有一半的意义是无意识地被...

走过


五月的鸟儿都已睡去
唯有我醒着沉默,醒着沉沦
花开的树倒了
梦开了又败了
无常别过头,牵着我的手
抚摸了永恒的眉脚
难以臆测眉心的花语
使其自由生长
长发飘离了三千梦境

© 即非 | Powered by LOFTER